不知为何,孙承宗突然觉得身后的这些骄兵悍将们使用起来好像顺畅了许多,原本这些人对自己的指挥还有些不情不愿,可是突然的再无抵触,反而很是积极的配合自己的调兵遣将了。

没过多长时间就看到了前面排了老长阵型的建奴。

这是正白旗!孙承宗一眼看上去就明白了,不过看到了这正白旗孙承宗面色有些凝重。

这正白旗可不是一般的八旗,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八旗中最强的那一波,就是皇太极亲自率领的镶黄旗正黄旗也未必能比得过这正白旗。

因为这正白旗前身便是老奴努尔哈赤的正黄旗改变旗帜之后成立的,孙承宗与之多次交过手,知道这正白旗的不好惹。

豪格坐在马上眼睛始终不离前面的明军,看着那一望无际的人头,不由得有些感慨:“他们的人可真多啊”

不过他看着看着好像发现了前面的明军有些不对劲啊,这个布阵怎么是这么个布法,前面一千明军推着武刚车这明显就是打头阵的,后面是好像用铁链锁住的应该是他们的死士营,再后面才是明军主力大军。

这明显的不符合常理啊,平时不都是死士营的先上来消耗自己的体力的吗,怎么现在死士营在后面了,反而前面多出了一只奇怪的千人队?

不由得豪格气息有些凝重,孙承宗那蛮子可是我们大金的老对手了,对我大军八旗战术了解的很清楚,这难不成又是某种特别针对我大金的战术?不行我得小心一点,万一阴沟里翻了船,那回去,阿玛还不得把我赶回盛京去。

豪格马上命令前面盾车小心再小心,这几日盾车在锦州城下损失的实在是太大了,现在分到自己正白旗这里的也莫过于几十辆,这可是征战的利器千万不能再被消耗干净了,然后步弓手跟上,只要前面的明军一进入射程,就给予迎头痛击。

两翼的骑兵也做好骑射骚扰的准备,一切都是为了防守万万不能贸然进攻。

说实话豪格也是心里有些胆寒了,这几日攻击锦州,那防守锦州的明军各种奇怪的利器是层出不穷啊,大金好容易聚集起来的军械大部分都损失在了锦州城下。

梦幻粉红少女心美眉唯美超清写真集

豪格影响最深的还是那怎么都灭不掉的魔火,只要被这魔火给沾到了那是无论如何都灭不掉,这些明军不会也有那些魔火吧?

突然的豪格想到了这么一个可怕的事情,若是这批明军也有那些魔火什么的,那么自己这次阻击将毫无办法,因为他实在是没有能力去应对那些稀奇古怪的火器。

“小心戒备!”豪格还是不放心,甚至都身下的马匹都在他的控制之下向后开始退却了。

简单的说豪格突然的就这么怂了。

因为他实在想不通这是为什么,明军死士营历来都是最前面的,死了他们明军也不心疼,可是现在最前面的竟然是披甲的精锐之军,这件事就是怪异到家了。

说实话豪格觉得明军的死士营还是很麻烦的,这些人被一条锁链锁住二十人一组,要么你只能往前冲,要么就被身后的督战队砍死。那坚固的铁链就是用刀子砍都砍不断,只要冲过来战死为之,不是敌人都战死,就是自己人战死。

所以这种明军是最讨厌的,因为他们感受不到那种孽杀的快感,普通的明军只要被击溃那就会头也不回的掉头跑,他们跟在后面只管抓人拿人头就行了,这是这个死士营不杀光了不行。

“杀!”在前面的先锋军推着武刚车就上来了。

现在已经不是他们能起心思的时候了,杨麟被抓他们最后一点希望都没了,身后是死士营,只要他们敢回头那么死士营就不会放过自己,而且身后的几万大军也是如此,前有敌军后有督战,这一千亲兵顿时就疯狂了。

往前冲他们还有九死一生,往后退十死无生,他们已经别无选择。

“杀啊!”心存生的希望他们推着武刚车就朝着建奴冲上去了。

现在也由不得建奴多想什么,上百辆明军的战车从过来,要是不把它打掉,军阵被破他们的可就阻拦不住明军了。

只见一声呼号,两个牛录的建奴把盾车也推了上去,与明军战车撞在了一起。

双方在距离建奴主力大军数十步的距离上展开了厮杀。

一交手建奴就能感觉到这股明军的不一样,战力强大精与战阵,身体彪悍与甚至在自己之上,只见这两个牛录的建奴直接被压着打,明军战车顶着建奴的盾车就往前方缓慢的移动,一点一点的把战线推向了建奴那边。

再上!

豪格一声令下,又是两个牛录上去了,顿时就顶住了亲兵前进的之路,双方展开势均力敌的厮杀。

孙承宗见到如此顿时就火了,就你人多是不!

明军旗帜一挥,后面的死士营红着眼睛冲了上去,这些人基本都是犯了死罪的,回去也是一个死,但是出征要是打了胜仗回去就可以被赦免无罪,这是他们唯一的活路。

铁链锁在中间的杨麟被人拖着快速向前,现在他身上的甲胄已经被拔下,仅仅给他一把生锈的破铁片还有一张木质的圆盾,而且圆盾上还破了几个口,看上去要是再砍几刀恐怕就得散架了。

十九个死士带着肝胆俱裂的杨麟加入了团战,顿时天平再想明军倾斜,死士营二十人一组围着建奴砍,也不知道什么技巧,只知道用手里的刀砍死建奴就行,至于自己的命那就不是命,根本没有一点的防护意识。

去就是传说中的无脑进攻。

一时间杨麟这组打掉了三个建奴,但是自身也损失了一半,铁链锁住一只脚,死了一个上去一刀把人脚砍断,然后向前继续,他们利用自己结实的铁链在建奴中横冲直撞,不少建奴一时不察被他们的铁链给绊倒,然后再被随之而来的明军给砍死。

“骑兵快!”建奴左翼一个牛录的轻骑加入,围着明军就是弯弓射箭,不知道如果躲箭的死士营顿时受到重创。

豪格见到这一幕顿时嘴角勾起一点弧度,果然是废物的明军!还是我大金骑射神威啊!

就在此时,孙承宗拔出利剑。

“军出击!”

Related Posts

新草莓app官网

香蕉视频ios版app连接

oner登蘑菇街app开屏

大香蕉涩涩爱app免费下载

富二代短视频appf2免费

小蝌蚪app无限观看污茄子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