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我升了五级。”小邹此刻才注意到自己升级了。

张天流叼着烟,坐在学府寝室楼顶,望着校外的废墟,看着大家伤感的收拾残局,竟也有点感伤的道:“唉,我才升三级。”

千方百计,最后还没小邹升得多。

工具人又丢了,能不感伤吗?

要不是最后怼凰琉的一番话,第三级恐怕都没有。

其实小邹经验比他少,只不过小邹等级低,目前才26。

他现在等级30,升级点1。

张天流不加了,留着以后看情况加。

“老大,你这次干得真好!我喜欢这样的你。”小邹由衷道。

“咳咳……”张天流被烟呛了一口,白了小邹一眼道:“别恶心。”

“哎呀不是那种关系啦,我是有老婆的人,我觉得你真是侠!”

张天流吐口烟道:“一切为了经验。”

一个人的寂寞

小邹摇头道:“这是借口,我觉得你不单为了经验,真是为了经验你会主动去布局!”

张天流笑道:“你就断定,他们不是我弄来的?”

“呃……就算跟你有关系,你也不是他们的人!你有自己的观念跟底线,其实你也不想伤害大家,只是以前你被大家伤害了所以你才这样的对不对。”

“谁告诉你的?”

张天流却不知小邹,他是不可能有这种心思的。

小邹羞涩的挠头道:“呃……以前莫老板说的,但我真心觉得你是这样的。”

扭头看着坚定不移的小邹,张天流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你要对女人有这样的勇气,早开后宫了。”

“我只爱蝉夜。”小邹得意一笑。

张天流苦笑摇头,收回手,目光眺望城中道:“回去吧,工具人没了,劳你跑一趟。”

“说什么呢,我还要谢谢你,让我当了一回真正侠!以后我还会背负下去!”

“别把自己玩死就成。”张天流起身拍拍屁股走了。

小邹走后不久,破晓时分,一个女子紧赶慢赶,却还是晚了。

一切都结束了。

“怎么会?”站在城墙上,望着城中废墟,凤鸣悲痛欲绝。

“等你半天了。”城楼阴影出走出一人,正是张天流,他现在没有用玄冰侠的身份,以后或许也不会再用。

“你!我杀了你……”凤鸣剑刚出鞘,便又回鞘了。

因为眼前的张天流身边悬浮了八柄剑,身边还站在一个将死不死的瞎子。

“你想怎样?”凤鸣冷厉道。

“交易,你回去,到祭主身边,需要的时候我会来找你。”

“你想让我当你内应?”凤鸣皱眉。

“当不当?”张天流问。

凤鸣陷入挣扎,许久她才道:“其余人呢?”

“被我杀了,太多不好照顾,留一个就行,你是跟他们一同离开呢,还是未来两个人生一套九剑?”

“无耻!”

“谢谢!”

凤鸣无语了,气得浑身颤抖也没用。

张天流把剑一收,再把新的工具人丢入宠物栏,转身离开。

他知道凤鸣别无选择,从一开始就断定。

这个女人很在乎同伴,她未来的路,是服从张天流,救出瞎子,拿回九剑,如果可能,当然会把张天流杀了。

是否把这事告诉祭主,她还无法决定。

其实说不说都不重要,张天流断定祭主会走,会回永夜。

因为他既然在界门关闭前的最后一刻选择逃走,说明他没有第二枚阴判令。

凤鸣会跟他离开,并且因为这件事,她不敢告诉祭主,因为这件事会让祭主抛弃她!

无依无靠的她,再也不可能跟张天流斗!

一切就如张天流安排好的,当凤鸣回到百兽平原,找到组织时,发现大家正在收拾准备离开。

“凤鸣,你还有脸回来!”灰袍老者怒道。

“我……”凤鸣脸色一白,不知如何解释。

“跟她没关系,她会从百族城消失,是因为那具肉身能力,将她传送到城外。”

随着一声轻声细语从石窟内传来,一位身披冰雪长衣,容颜倾城的妙龄女子优雅的迈步走出。

此女可谓是国色天香,然而外面的人没有一位敢与之正视,连灰袍老者都忙不迭的低头躬身道:“是!”

凤鸣也忙躬身道:“多谢祭主理解,若不是我,九宫剑阵就不会……”

“不用说了,只怪陈凤驰太厉害,此行也并非没有收获,光是异人就夺得六具,与他们有瓜葛的人,迟早有一天会追到永夜,不知道陈先生的客场作战,能否有主场这般精彩。”

“永夜!祭主要回永夜?”凤鸣惊问。

“嗯,阴判令没了,留下来太危险,你们放心,永夜现在很好,那是天底下最安的地方,你们会在那里得到近一步的提升,继续迈向天涯。”

“可是……”凤鸣挣扎着要不要说时,灰袍老者道:“祭主命令就是铁令,不可违背。”

“是!”凤鸣低下头,让人看不到她挣扎的脸色逐渐变得冷漠。

她恍惚间明白,为何七剑被杀六人,被俘一人,祭主和这些人还安然无恙。

近五百名邪修,一百二十名六境,十八名七境,现存大半,七境强者至少了四人,其中一人还是瞎子!

这股力量是如何被击溃的?为何七剑一个都逃不出来?

自己是跟他斗过的,知道能力的缺陷。

就算是瞬移能力的异人,他最多能出手一次,应该会被四周的邪修元神围攻才是。

她不敢问,就算问了大家真会把实情告诉她吗?

这些人,是邪修啊!

一直以来,最受重用的九剑难道不是这些人的眼中钉吗?

失去同伴的凤鸣,头一次感到这个世界这般的黑暗!

她无比的渴望瞎子能在她身边,哪怕是他一如既往,毫无感情的一句:“没事。”她也满足了。

“我必须要让瞎子活着!”凤鸣下定决心,等待张天流来找她的哪一天!

百兽平原南边就是南海,祭主等人早有准备,一艘巨大的九州重工巨舰就在南海中恭候他们。

重工巨舰驶离南岸的那一刻,祭主站在船尾,眺望百族城的方向。

“陈凤驰,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哭着唱一万年征服。”

此刻远海,胶洲岛上,陈凤驰突然浑身一颤,把林映寒和松翔飞看愣了。

“怎么了?”林映寒关心问。

松翔飞笑道:“不是尿裤子了吧。”

“你才尿裤子,我只是突然感觉心绪不宁。”陈凤驰摇头。

松翔飞眉头一皱,道:“修为越高,灵觉越强,听说强到一定程度时,一旦有人对你起了杀心,远隔万里也能感觉得到。”

“瞎说什么。”林映寒没好气道:“这里没人认识我们,距离金景两万里,谁杀心能杀到这里。”

松翔飞皱眉道:“难道是这次潜海凶险极大?”

林映寒一听也皱眉道:“有可能,这趟行程本就危险,不如再几年看看情况。”

陈凤驰点头道:“不能再大意了,这些年,我们失败了太多!”

两人都有同感。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一路过来,可谓是众叛亲离啊!

大家好不容易相遇,却在金景死的死,逃的逃,最后只有他们三人一路结伴而来,到这偏僻的海岛寻找机缘,着实可怜!

Related Posts

新草莓app官网

香蕉视频ios版app连接

oner登蘑菇街app开屏

大香蕉涩涩爱app免费下载

富二代短视频appf2免费

小蝌蚪app无限观看污茄子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