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家人在安沱镇客栈落了脚,十几人聚在一起商量离开的事宜。

这个时候,一名凤家仆从敲门,待得到里面人的准许后,仆从进来禀报道:“回禀小姐,邱将军在神痕塔待了一刻钟后,便出来传命属下去找符文匠来此。”

“他只有这些动向?”凤晗沉略微蹙眉。

“邱方同找来符文匠无非是来此加工骨器,为何小姐觉得不妥?”一名老者问道。

“桂伯不知,邱方同为人面善心狠,是一不择手段之人,他此番留下无外乎建功立业,组建自己的邱家军,一旦让他击退邪虫,我凤家北郡势必会成为他的天下。”

众人沉默。

有人在心底觉得异想天开,却不敢说。

与邪虫战争打了数千年,开始的确有来有回,但随着高手离开,近千年人族势衰,现在内陆一代几乎都成为邪虫天下,他区区一边疆小将,有何能力击退邪虫?

但有人觉得万事无绝对,其中桂伯就有这种想法,不过他不是信邱方同,而是信自家小姐!

小姐眼力从未看错人,她觉得邱方同能击退邪虫,那邱方同就能击退邪虫,就是这么简单。

想了想,桂伯道:“会不会此地的神痕塔有高人?我曾听说安沱塔主乃是符文痴,研制符文废寝忘食,还听闻他为了等一种果实材料成熟,坐于树下八年之久,如此执着之人,符文道行不可小视啊!”

“此人我见过,虽是奇人,却算不得奇才,能拿得出手的也就一痴字。”凤晗沉很不客气的评价外,续而道:“我只是从邱方同为人入手,即使他隐藏再好,字里行间中也难掩内心的一丝期望,而他又是十分现实之人,断不会期待北陇军增援赶来,而且我们一路过来,发现越靠近安沱镇,他的期望越明细,因此我断定此地有奇才,或许能解双城之劫。”

清新美女随意自拍展现可爱活力

一名青年听后忍不住道:“就凭这个?我说表妹,现在咱们能不能别论这些,当务之急是立刻安排好海船,前往东郡才是!”

“既然你如此急,为何你不去安排?”凤晗沉看向施子晋。

施子晋无语,他要是懂,他早去了!

安排船听似简单,实则异常繁琐,何况选船讨价,采办吃喝日用,那一项不要钱?他们现在穷得叮当响,本来身上有几件饰物很值钱,可早被他当去花销了,最后一件还让凤晗沉给收缴了,作为逃离资金。

现在他们所有的钱都掌握在凤晗沉手里,她不开口,大家干什么事都不成,就连这客栈也是镇上最便宜的,十七个人才开四间房,怎么住?

施子晋无时无刻不想着会东郡,因为那才是他的地界,此番来北郡就是玩,没想到后路居然被断了,好在当时不在凤纹城,不然也早归了天。

可在场的,除了他的随从,没有会听他的,大家都是听凤晗沉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们凤家完了!

去东郡也是寄人篱下,这种日子可不好受。

大家都明白,凤小姐现在有心留下,重建凤家,如果能成,这一亩三分地还是他们的,如果走了,北郡跟他们再没关系!

身为北郡第一大族,如何抉择的确很难!

这时候凤晗沉开口了:“桂伯去安排,之后你辅佐四弟在东郡建业,五弟和阿泉跟我留下,总是需要一个男丁才能镇得住场,阿泉就帮我打探消息。”

他们都是凤家年轻一辈的人,好游山玩水,也是因此躲过一劫,但年纪还太小,凤晗沉四弟才十二,五弟才九岁,说镇得住场完是瞎话,但他留下跟只有凤晗沉留下意义是完不同的。

符文大陆的习俗接近九州,家族只传男不传女,男的年幼就要家母代管,家母已逝就要未出嫁的家姐代管事宜,总之是找直系里最年长,最有经验能力的人来代为掌管。

而若男孩离开,那么这里就算留有再多的凤家女子也没用,哪怕找的是上门女婿。

不论如何,凤家必须要有一个直系男丁留下,凤晗沉才能作为扛事人,有一定的话语权。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落魄,凤家在这里还是有权力的,别人也不敢拿他们怎么样,毕竟他们的亲戚太多,遍布国,连外国都有几个大族跟他们关系莫逆,把凤家扶持起来,未来如果自家落魄时,凤家岂会坐视不理?

这就是大族之间的利益网,如果凤晗沉带所有人离开,反而失去了所有底牌,背离自己祖地的人,是没有资格再拥有的!

凤纹城被邪虫进攻事,没有人逃出来就是这个原因,因为逃了就等于背叛,他们只能战死,如此遗留在外的子孙才会得到各族的扶持。

如今,凤家为保北郡,战至最后,一族数万人近乎灭!

别人还有什么理由夺取他们的北郡?

对于凤晗沉的提议,大家没有异议,这样的结果也是事先考虑到的。

但他们都知道,留下三人,留的只是个希望。

人对希望破灭有一种麻木,因为那是自幼承受到大的,不论什么地位的人,怎样的出生,他都有只属于他的梦想与希望,可惜能完成的又有几人?

最难以达成的就是长得丑的想要变帅,这不是整容就能整来的,整容有风险,搞不好死在手术台上。

对于渺茫的希望,大家没有多言,不敢多想,只是开始准备。

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双城百姓很快就会得知邪虫事件,那个时候,数以百万计的人将会往这里逃来,船成为了唯一的求生希望。

翌日。

凤晗沉送走了凤家人,带着五弟没有回客栈,房一早就退了,她租了一个小院打算常住。

一个破败的小院,她整整收拾了三天,也就把能弄干净的地方清理好,其余的残垣断壁,破碎屋瓦她没办法。

“姐,我饿了。”凤睿奇委屈的看着凤晗沉。

“嗯,等会儿。”

凤晗沉从花圃起身,进了屋却空手出来,有些惬意道:“家里吃的没了,跟姐姐到外面吃吧。”

“好,我要吃烤猪!”

凤晗沉一愣,整理着发髻道:“这地方可没有,随便吃碗面吧。”

其实安沱镇吃的不少,别说烤猪,烤牛都有,但凤晗沉把大部分的钱都给了桂伯他们到东郡,那里更需要钱周转。

Related Posts

新草莓app官网

香蕉视频ios版app连接

oner登蘑菇街app开屏

大香蕉涩涩爱app免费下载

富二代短视频appf2免费

小蝌蚪app无限观看污茄子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