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白直接挂断了电话,那怒气冲冲的模样,仿佛一只被气炸了毛的小兽。

慕少凌捧着她气急败坏的小脸,好笑的亲了一下:“怎么气成了这个样子?老婆,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别因为别人的事情气伤了自己,那可真不值得。”

阮白用力的点了点头,努力的平息胸腔内的怒气,但她还是忍不住说道:“我原以为董特助是个雷厉风行的男人,看他平时做事一丝不苟的,原以为他是个好的,没想到居然这么不靠谱。都这么多年了,他跟前妻的问题一直处理的拖拖拉拉,最后受委屈的还是周姐。唉……周姐跟了他,真是不值得。”

慕少凌:“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们的事情还是得需要自己解决。若是董特助还是处理不好他前妻这个麻烦,那他跟周小素之间还是会存在各种阻碍,最终,他什么也得不到。”

“嗯,我先找找周姐的联系方式。”阮白很认同他的话,开始寻找通话记录上的联系方式。

下午的时候,有一通陌生来电打了过来,是周小素。

估计是她换了新手机号码。

因为陌生来电号码并不多,阮白很容易便找到那个号码,她拨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大概有十几秒的时间,那边便被接了起来:“喂?”

那清亮又微带一丝沙哑的女声,的确是周小素专属。

阮白欣喜的提高了嗓音:“周姐,这个手机号码是新换的吗?的旧手机号联系不通了,现在在哪?没出什么事吧?大妮,二妮她们有没有跟在一起?”

周小素的嗓音,疲惫中带着慵懒:“傻样,我能出什么事,脑瓜子想什么呢?我的两个宝贝女儿也跟在我身边,放心吧。我现在在李妮这儿,怎么深更半夜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白嫩笑颜女子惹人怜

阮白噼里啪啦的训了她一顿:“那还不是因为我们半夜三更被董特助的骚扰电话给吵醒了?周姐,跟董特助究竟怎么回事?他的前妻白蓁是不是欺负了?怎么那么傻,为什么不告诉我?”

阮白跟白蓁虽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她却深谙那个女人不是省油的灯,她仗着自己有深厚的家庭背景,完全不将法律在眼里,所谓的道德和律法,在她眼里就形同虚设。

周姐对上她,肯定是要吃大亏的。

周小素轻笑:“芝麻绿豆大的一件小事,哪里值得向诉说?放心吧,我能处理好。不用担心我,我跟女儿在李妮这借宿两天,等我找到合适的房子,我们就搬出去了。到时我把新家地址发给,有空我们一起聚聚。时间也不早了,该休息了,有时间聊。”

听到周小素没事的消息,阮白那颗七上八下的心,平复了很多:“好,周姐,好好休息,明天空暇时间我去看们。晚安。”

……

另一边。

华丽的卧室内,周小素挂了电话,女子唇角佯装的笑容,立即僵硬了下来。

李妮望着她苍白的脸色,又望了一眼大床上睡着的,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她有些心疼。

周姐看似无坚不摧,但其实她的心肠最软,因为要养一对女儿,要时刻保护着她们,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她也耗费了不少心神。

李妮握住周小素冰凉的手,欲言又止:“周姐……”

周小素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想到那天白蓁又想抢夺双胞胎女儿的事情,她的指尖都在微微发颤。

李妮知道她的心事,更加的握紧了她的手,轻声哄着她:“以后就跟两个宝宝住在我这里吧,这的安保措施比一般的小区要好上很多。我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觉得空荡的厉害,有们跟我作伴,那就实在太好了。”

“谢谢,我暂时在这里打扰几天,等我找到了合适的房子,我们就离开。”周小素抬头望着她,唇瓣颤了几下,慈爱的目光却落到了两个女娃娃的身上。

李妮伸手抱住了她,感觉她身上没有一点温度,觉得分外心疼:“说什么傻话呢,跟我客气什么?我巴不得们在这里长久的住下去……”

她知道那个白蓁发起疯来有多可怕,简直就是个女疯子。

若是大妮,二妮落到她手里,后果不堪想象!

周小素望了望房间奢华至极的装潢,犹疑的问:“可是,住这里会不会不太方便?”

李妮住的这栋独居别墅,位于寸金寸土的市中心,价值数十亿,更甭提里面极尽奢华的装修,一看就是超级富豪的居所,是周小素这种中产阶级只能仰望的存在。

周小素知道李妮家境非常普通,这辈子倾尽全力都不可能住这么豪华的地方。

她也偶然通过阮白,了解一些李妮的现状,貌似她在跟宋北玺交往。

那男人有钱的很,向来对女人挥土如金,但不知道是不是周小素的错觉,她总觉得这豪华的房子,倒像是一座巨大的囚笼,一直囚着李妮的身体和人生……

周小素的话,让李妮眼神闪烁了下。

她随即开怀的大笑,拍了拍周姐的肩膀:“别瞎想,这房子是我男朋友送给我的,他说过我有独立的使用权,所以和大妮,二妮放心的住,住多久都没关系!”

周小素看李妮那么乐观开朗的样子,再加上她折腾了一整天确实累了,也没想那么多,就安心的带着两个女儿在次卧睡下了。

……

半夜。

大妮从睡梦中惊醒,一直嚷嚷着口渴。

次卧内没有热水,周小素下楼打算去厨房为女儿倒点水喝。

房间走廊有小灯微微亮着,入目的是极尽的奢华,整个空间都一片安静。

周小素去了厨房,可是厨房内没有热水,至于烧水壶的在哪里,她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

她不禁有些懊恼,知道女儿有夜晚喝水的习惯,她应该问李妮要一壶热开水的。

她想,这时候去麻烦熟睡的李妮,会不会不太好?

但想到女儿喝不到水泪眼汪汪的模样,周小素觉得还是要麻烦李妮一次。

她走到李妮的卧室门口。

刚要伸手敲门,却听到一声女子细微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里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