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很好,很好,我就知道,我这样的动作,岂能隐瞒得了?玄心宗主,来了,何必隐藏?出来吧!”独孤剑圣看着众人,哈哈大笑,一点也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的意思,反倒向着虚空说道,“我就知道,这是做局,知道我绝对不会放任大金主力灭在这儿,我必定出手……将我推倒修炼界的对立面,这就是的目的是吗?不得不说,成功了!”

“独孤宇云,高看自己了!”

元始天王也从虚空走了出来,一身圣洁,“我并非是针对任何人,可莫非以为蜀山,就可以违背修炼界的法则?强行参与皇朝之战,又是出手诛杀这么多大金国的百姓,他们何其无辜?若不是使用寒冰破土咒,他们说不定不用死在这儿!”

诛心!

幸灾乐祸!

元始天王的言语,大有挑拨独孤宇云与大金国之间的关系,确实一旁的完颜宗干等人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

“哼!”

独孤剑圣冷漠的看着元始天王,“玄心宗主,好一张利嘴,好一个巧舌如簧……我佩服,佩服,难怪可以让玄心正宗发展壮大,这一张利嘴,果然是厉害啊,不过本尊就残余了王朝之争了,又是如何?”

“独孤宇云,莫非是要将修炼界拉入皇朝之战,重演上古逐鹿,封神旧事?”元始天王冷冷的看着独孤宇云,“为了蜀山、独孤宇云的野心,不顾天下百姓的安危,扶持大金国这一群畜生,不事生产,纯粹就是一群饿狼,可知道,因为大金国的崛起,是多少的生灵,因为而死吗?还有多少的家庭,以为一家自私而破!午夜梦回,独孤宇云,可否思考过,做过多少的罪孽?以这样的德行,连人都做不好,还行要修仙?人心如魔,妄图修仙,痴人说梦!”

“……”

独孤宇云想不到元始天王如此的羞辱自己,不过他也感觉到自己的善意与自己的魔性,在彼此的对撞!

“独孤宇云,不外乎不满意我玄心正宗,为大宋的国教,以至于做出来如此丧心病狂之事,我劝收手!”元始天王更加的道貌岸然,“只要收手,本尊愿意让出玄心正宗的国教地位,请求宋皇册封蜀山为国教,还请剑圣为了天下百姓,收手吧!”

白衣美女花海中的唯美写真

其他几个门派,也是对于玄心正宗刮目相看,带着几分敬仰的看着元始天王,对于独孤宇云更是多了几分鄙夷,为了一己之私,做出来这样为祸天下的事情,真的是可耻!

“哼,玄心宗主,说得再好,也是难以掩饰,大金灭宋,乃是天意!”

独孤宇云冷哼道!

“天意?呵呵呵,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元始天王冷漠如刀,“独孤宇云,入魔了,一家之言,代表不了天道,天道渺渺,岂是独孤宇云可以说清的?莫非真的以为蜀山,可以一家独大,不顾天下?大宋,如日中天,可看到了大宋的中央天柱云气,是何等的滂湃?这是民意汇聚,如火如荼,大有衍化上古圣王之象,独孤宇云,这是为了蜀山的利益,罔顾事实,我不知道灭宋,可以得到什么好处,我只知道,若是一再一意孤行,不知道是多少的百姓死在的私心之下,本尊也不得不阻拦与,我并非为了自己一己之私,而是为了天下百姓,为了这芸芸众生,以及这人道!”

“我等也站在玄心宗主之后!”

连蓬莱御剑派等人也站在了玄心正宗这一边,这一次独孤剑圣做得太过了,大金国像是狼一样,所到之处,不知道多少的百姓死在了他们手中,这岂能容得了大金国的崛起!

“哼,玄心宗主,不要以为只有有帮手,我也有!”独孤宇云知道这一次撕破了脸皮,也没有什么忌惮,顿时站在了独孤宇云身后,也是出现了几个道人!

“这……天师道?们也站在独孤宇云身后,助纣为虐!”

蓬莱道人傻眼了,“还有们湘西赶尸派,们也……该死,们这一群疯子!”

“恐怕还不止!”

元始天王冷冽如刀,看着独孤宇云,“很好,很好,想不到独孤宇云,还是真的丧心病狂,连华山仙门这样的隐仙派,也是拉出来了,还有三山两宗也是站在独孤宇云这一个疯子身后,们这是什么意思?真的要介入世俗争斗,重演上古之祸吗?”

“呵呵呵,玄心宗主,实力强悍,可境界差多了,不懂天道之妙,我等乃是顺天应人!”独孤宇云笑得十分得意,“大金灭宋,乃是天意,我等秉承天意而行,助金灭宋,可得功德,升仙而去!”

“哼,好一个功德?作为汉人,中原子民,帮助异族灭我中原道统,也可以说是功德?”元始天王讽刺道,“很好,天师道,湘西赶尸派,华山仙门,尔等真的要与独孤宇云,乱人道,绝汉统,遗臭万年?”

这两种理念之争,顿时让众人议论纷纷!

金兀术等人面面相觑的看着这一切,他们现在也才知道,他们这些实力,还是不能完的左右天下的,若不是国师出手,恐怕这一战,他们就被大宋灭了根基!

“大道之争,不在口舌!”

独孤宇云知道自己就是说得在怎么样高尚,恐怕也很难让一般人赞同的,“玄心宗主,有本事我们就手下见真章!”

“独孤宇云,要战,我便战!”

元始天王冷冷的看着独孤宇云,“大不了我们就一战好了!”

“不,我乃是修士,不可能如同莽夫一般,生死一战,要扶宋灭金,我要助金灭宋,那么我们就各自支持大金、大宋,以他们作为前锋,王朝之战,作为我们比试,重演上古之事……意下如何?”

独孤宇云霸气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