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种迹象表明,瑶池元君打算让张天流回到过去改变一些事情,从而复活婧慈仙子。

这种事情在别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特别对时空感念有过了解的张天流,既然元君曾经见过他,说明他的确回去过,可是婧慈还是死了!

那么不论张天流穿越几次,婧慈的死都无法挽回!

而如果挽回了,那么张天流回来的时空还是这个时空吗?会不会因为他小小的改变,导致他死在现在的时空里?又因此导致这个从未来穿越回过去的他,会凭空消失?

这是一道难题,不是一个平行世界就能完美解析的,平行世界更多的是用来安慰,只把不懂的时空问题部抛给了平行世界,那么一切都好解决,可是没有平行世界怎么办?就算有平行世界,但有两个他又怎么办?

不过对张天流,这种难题只是麻烦而已!

拥有慧眼的他,能掌握过去所发生的事情,就算是六千年前又如何,现在以他元神强度,勉强能触及八千年前!

而在六千年前,他能看到很多别人不知道的秘密!

只要他掌握了那段时间发生的所有情报,稍微改变一点,让婧慈仙子离开的原因不是畏罪潜逃,而是游历,情况就能得到改善。

问题是未来的他去过,却失败了,现在的他挤进这个死循环里,能破解吗?

能!

这点张天流很确信,元君曾经见过的他无法办到,那是因为选择的路只有一条!

唯美映画:尺度不是问题

他最了解他自己,虽然没有看到破解的办法,他宁愿放弃,将机会留给下一次,绝不会冒险去尝试。

他的未来一秒世界中,与人交手时都能出现十几次变化,何况要了解不知道要经历多少年的过去,他会尝试,通过无数次未来自己的选择,最终找到破解之法。

那么他自己肯定会给自己留下线索!

将∞变成∝。

然而当张天流开启慧眼,将时间线拉回过去时,他看到的居然是一片虚无的世界!

“怎么会这样?难道说,瑶池在移动?而且这种移动是很突然的,而非形成旋转般!”

张天流看不到瑶池的过去后,没有焦虑,他沉思良久,决定放弃了用慧眼看过去的打算,照度来到白玉阁,对元君问道:“如果失败,我还有第二次机会吗?”

“只要你能到这里,多少次机会都有。”

“那我就不用了解瑶池的情况了,只要失败我就来这里,从新开始。”

“没错,不过忘告诉你了,这里的过去,是还没有被天涯吸收的时期,当时天地发生巨变,如果你赶不到诸星归位期,你很快在曾经的破灭中丧命。”

“诸星归位,就是要与符文星环上的节点完美契合吧,这玩意,大概就是借住这股力量启动的,多少年一次?”

“三千年,再过不久就是第二次开启时机,每到这时候,都会有一些不安分的家伙来我瑶池借它之力穿梭回去。”

“也就是说,曾经的婧慈跟这些人有关了!”

“嗯,又让你套到了,其实你只要问我即可,不用拐弯抹角的套我话。”

“这样啊,那我问了。”

“嗯,问吧。”

张天流立刻笑问:“你多大了?”

元君却没有丝毫不悦的笑道:“九万多岁。”

“什么修为?”

“修为!这东西是有极限的,迈入大境后自然就可长身不死,但到大境巅峰,也是人体的极限,而要到我的层次,跟肉身关系已经不大了,当然强弱还是有别的,主要看修炼时期的基础有多好,所以你不要贪功冒进,稳扎稳打才能越来越强,反之突破大境时,也是你追悔莫及时!”

“修炼怎么可能部稳扎稳打,多少人不拼一把,都活不过明天。”

“这是你的事,再过六天就是诸星归位时,到时候你就能穿梭回到危机四伏的瑶池,而你要回来,必须在里面带上三千年,也就是中间这段诸星归位时期。”

“???”

张天流真心感觉又被坑了!

“我不去了,我还是去九重天另谋出路吧。”张天流连连摇头。

开什么玩笑,在过去待三千年,还是为了确保时间线不能开叉,他就必须躲藏在某个犄角旮旯里,一待就是三千年!

张天流如今再清心寡欲,也不可能三千年如一日的过孤寂的日子。

元君很是得意道:“你确定?忘了告诉你,别人送你们回家的时期是现在,九州已经过去了几百年,你回去也已物是人非,这有何意义?”

张天流很快就反应过来,问道:“你能让我回到过去的九州?”

“瑶池仙宫有两大神器,名为时空轮转,此‘时轮天仪’是其一,另一个‘空转流镜’可助你们穿梭位面,去想去的地方,五千年来,已经有了十六批异人来此用它回家了,你若不信,可到计都神机府去查。”

这个诱惑确实很大,张天流虽然也想回去,但他没有抱多少希望,如今能实现固然最好。

突然,张天流明白了什么,问道:“也就是说,我先用时轮天仪穿梭回过去,在接近我穿越来的时期,通过空转流镜回到九州,而不必用时轮天仪回到现在,再穿梭一次。”

“正是如此,所以你想回去只能先用时轮天仪,你放心,空转流镜没有时间限制,只要你在镜中看到当时的你本应该身处在何地,选择你喜欢的节点进去即可,那时候你会感觉自己只是睡了一觉,来这里的所有事,如南柯一梦,如果九州没有灵气更好,你更觉得梦是真的,因为醒来的你已经失去修为!”

“我要回去跟朋友商量一下,他们可能也要随我去。”

“没问题,此物你拿着,别弄丢了,要是没了它,昔日的我可不会为你们开启空转流镜。”

张天流接过元君递来的银白荷包,又听元君道:“现在我教你如何使用时轮天仪,因为到时候我要镇守瑶池,防止有人强闯进入这里,等荷包回到我身边时,也是你们回家时,这几天你们就多多考虑清楚,回去了,你们很可能一生都无法重归天涯,也有可能变成一个普通人,一生碌碌无为。”

“嗯。”

张天流无所谓的笑了笑,转身进入虚空门,回到白玉阁中,没有逗留片刻的离开了。

Related Posts

新草莓app官网

香蕉视频ios版app连接

oner登蘑菇街app开屏

大香蕉涩涩爱app免费下载

富二代短视频appf2免费

小蝌蚪app无限观看污茄子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