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独孤剑的世界里,她以为剑圣就他们三个,不过剑圣门是何其的强大,不管是真岚还是雪之国都不敢触及的存在,剑圣数量何止是千千万万。

   “额,无尚尊师,有件事我要给你说清楚,现在剑圣门很庞大,不过,似乎都已经叛变了。”枯木说的战战兢兢的,深怕说错了什么,又让这个剑圣的师祖掉了眼泪。

   咔嚓。

   突然一声脆响,独孤剑的表情变的惊讶了起来了,她嘴里吃的棒棒糖一口就咬碎了,瞪大了眼睛瞪着枯木,枯木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力量直接冲击了出去,马上使用自己眼睛的力量,先躲进自己的空间中,可是这股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无视了枯木的空间的术法,直接从空间中把他打出去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感觉身都要散架了。

   “你们都干了什么啊,这下子我完蛋了,我要被我哥给骂死的………”然后就是围着场地跑起来了,不停的跑,不停的抓耳挠腮的,嘴里还一直念叨着:“完蛋了,完蛋了,要被我哥给骂死了。”

   跑着跑着就突然停下来了,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事一样,随手这么一抓,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带来了枯木的空间,里面又抓来了一根棒棒糖塞进了嘴里去了,有点大彻大悟的样子。

   “我忘记了,我哥也已经死了好久了,这样他就不会来骂我了。”卓亚听完了以后,差点一口老血给喷出来了,猝死在当场,本以为独孤剑想到了什么,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玄霄变得暴跳如雷了起来:“你到底是谁,你竟然在这里装疯卖傻的,妖言惑众。”

   这句话说的太严重了,独孤剑突然一个眼神就死死地盯着玄霄,玄霄身就不能动了,下一秒就跪倒在了地上,表情痛苦。

   “你太放肆了,你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我哥都不敢这么对我说话的。”独孤剑是什么时候出的手,玄霄的眼睛都看不到,简直是快的太惊人了。不过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

   卓亚的“无常剑”突然不受控制的飞起来了,而且被冥冥之中的一股力量,自己就打开了“地府冥门”,卓亚看着惊呆过去,从里面又走出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竟然是白修。

   而另一个,跟独孤剑长的极为的相似,简直就是双胞胎一样,独孤剑看到了这个男人走出来的时候,竟然一激动又把棒棒糖咬碎了,还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哥哥哥哥……”看到从里面走出来的人,独孤剑说话都不利索了,走出来的那个人,看着独孤剑,上去就一把抓住了她的脑袋,使劲的揉。

   港风麻花辫美女头戴礼帽清冷眼神户外写真图片

   “你竟然骗了我几千年了,说了,这股力量不能传下去,会给这个世界带来灾难的,你就是不听。”男子直接对独孤剑,如训妹妹一样的训斥,然后过来是点头哈腰的开始跟卓亚赔不是。

   “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个妹妹不懂事,见谅了,我这就带她回去。”卓亚一下子就楞了,这个人到底是谁啊,可从没有听过独孤剑还有个哥哥的,比较起来,现在这个人更像是独孤剑,不过感觉这两个人也是如出一辙,似乎神经都大条的不得了。

   “哥,还不是怪你吗,谁叫你不给我做饭吃,也不给我洗衣服,我要找几个人来做这些事,你还天天赌钱,家里的钱都被你输光了……”

   说着,独孤剑还突然的想起来了一件事,把这个脑袋上的大手直接打掉了:“奥,对了,你还不是输光了,拿着剑谱去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