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皇上,臣这边已经就绪。”

   朱武并没有介绍昌平的身份,只是一带而过,似乎心情不怎么好,让跪在地上的昌平不禁有些尴尬。

   皇帝见此,但是也没有追究,对着昌平不平不淡地免礼,便是开口对着李景殇说道,“特使,你瞧着如何?”

   李景殇一双眼睛在昌平的身上打量了一番,还未开口说话,天星月脸上刚才的怒意便是消了不少,反倒是多了几分看好戏的热闹。

   “就他吧!”天星月的声音洪亮,窜过所有人的耳框,语气里带着些许喜色。

   敏锐的皇帝瞬间便是皱着眉头,朱武似乎也感觉出来天星月的喜色,不由地凝眉,有些后悔刚才顺应着昌平,就让昌平定下来了。

   原本,皇帝一开口,朱武心里是有另外一个选择的,只不过不知为何,竟然会被换成了昌平。

   难道其中有什么猫腻?

   朱武的眼睛朝着张荣的脸上看去,张荣是本能地心虚,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这样,朱武心里的念头就又加深了许多,张荣本是他的左手,最近他想着提拔一个人上来,作为自己的右手,虽然张荣嘴上不说,可是朱武也能察觉地出来,似乎张荣一直都在排除异己,想要用他自己的人做朱武的右手。

   这件事,本来他并没有察觉到,如果不是今日这天星帝国要比试驯兽的话,恐怕他是根本就不会发现张荣的心思。

   只是,现在情况已经定了下来,又怎么对皇帝说?

   粉红色的喵少女

   现在要是换人的话,只怕是会落下一个愚弄君威的罪名,无奈之下,朱武对着昌平便是语重心长地说道,“昌平,你可要把握住了这个机会,失去了就不会再来啊!”

   昌平一双飘忽不定的眼睛一眯,龇牙对着朱武哈腰点头,连忙回应着说道,“朱大人,您可就放心吧,我可是八级的驯兽师了!绝对不会给你丢脸的!”

   魔武大陆上,驯兽师的数量本身就是小,能有天赋的人更是少之又少,而昌平已经到达了八级驯兽师的实力,倒也算天才一名了。

   魔兽的力量强悍,能驯服魔兽的力量更是尤为可怕,只是太过于危险,所以,虽说比不上召唤师稀少,几百年甚至是上千年都不出来一个召唤师,然而,驯兽师却是比召唤师多一些。

   皇室花了大价钱举办驯兽学院,目的就是日后留由朝廷所用,可是驯兽师的危险性和困难性,也导致了每次出来的学子们从来都没有超过十个,实力也是极少有十分强悍的。

   像是昌平这样,实力已经是八级驯兽师的,已经算是及其稀少的。

   朱武轻声叹了一口气,悬浮着的心脏还未放下,却也不在看昌平,毕竟有句老话说得好,眼不见心不烦。

   皇帝深思熟虑的看了一眼,皱着眉头,便是大手一挥,龙袍上的龙纹随着皇帝的动作翻飞,“既然我风云帝国的驯兽师已经上来大殿,那天星帝国的驯兽师,也宣上殿吧。”

   皇帝身旁的太监点忙称是,尖锐的嗓音又一次发出,“宣,天星帝国的驯兽师上殿!”

   这一次的宴会,只有各国出使的主要人物参宴,因此参加魔武大赛的人和各国自己带来的下人都是被安排到了特使招待的地方。

   然而,皇帝刚刚宣了旨意,不一会儿,便是缓缓地上来一个身着妖艳的女子,看来,由此也可以判断地出来,天星帝国是自己早有准备了。

   女子身穿一身典雅的紫色长裙,肩膀微露,雪白的皮肤与衣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紧致精美的锁骨如雪,盈盈一握的细腰上一根鹅黄色的腰带勾勒出性感的线条。

   细嫩的脚腕下,喜色绣着精美图样的绣花鞋可以看得出,女子的脚是十分地小,然而,走起路来却是稳当地很。

   女子一双明媚却又带着几分野心的眸子在李景殇的脸上打量了一番,又是瞧了一眼旁边的天星月。便是对着高坐在龙椅之上的皇帝不紧不慢地行了一个天星帝国的礼节,“小女子江榆舒,见过皇上。”

   江榆舒红唇嫣红,脸颊红润,明媚的脸上是美极了,声音也是柔媚无比,倒是让林曦月想起了楣儿,不过这个江榆舒的美是不同于楣儿的柔媚,相比之下,江榆舒的眼睛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耀着,那个光芒,叫做野心。

   这个江榆舒根本就不像表面上所见的那样柔弱,女人是最会欺骗人的,表面上柔弱的不堪一击,实际上可以在人们出乎意料地给人致命一击,在对手放松警惕伤人于措手不及,这样赢得可能性便是能大不少。

   不过,这些都是林曦月的推测,具体江榆舒是什么样的人,她也不知晓,刚才的推测不过是林曦月匆匆一瞥,给林曦月留下的映像。

   女人应该是最了解女人的,什么样的手段也只有女人才能看的出来,林曦月不紧不慢地扫了一眼大殿上的男人,果然,大部分都是流露出了可惜和心疼的眼神,似乎并不想让江榆舒上场,否则便是可惜了这样的一个可人儿。

   林曦月一双眼睛收回,目光又放在了北夜冥的身上,却是发现,北夜冥似乎从始至终,一双精致的眼睛一直都是放在林曦月身上的。

   看着林曦月看向自己,北夜冥的嘴角立刻勾起温暖的笑容,强健有力的手臂却是十分温柔地拦着她纤细的腰,缓缓地递给她吃食。

   男人的温柔是林曦月超乎想象的,茶水一旦有些烫了,他便会故意让自己的手凉一些,再把烫的茶水变成温的递给林曦月。

   给林曦月夹的吃食也都是林曦月平日里最喜爱的东西,怕因为自己的占有欲会弄伤了林曦月,手臂也是及其温柔,几乎都不敢放在林曦月的腰间。

   身上好闻的凤尾花的香味,林曦月不由地沉,凤尾花在这个大陆上并不多见,毕竟生长的条件不同于平常的花。

   凤尾花喜凉,更喜欢最纯净的气息,除非是什么高耸入云的高峰区域会有这类的花儿存在,其他的地方,几乎都是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