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到了公司里轮休的那一天,他一早就起床,准备了一下,就直接朝帝都大学赶去。

只是他的运气不算好,今天恰好是顾唯一英语初赛的日子。

为了保证考试的公平公正性,这一次的英语比赛的初赛的考场由教育部统一规划,安排在帝都师大,所以顾唯一并没有在学校,在他到校前的二十分钟坐学校的大巴去了帝都师大。

宁意卿扑了个空。

而帝都师大和帝都大学相隔的距离也不算太近,他伸手轻按了一下眉心,最后还是决定去帝都师大等顾唯一。

宁意卿不是个耐心的人,除了对顾唯一。

这一次的考试时间分听力和笔试两个阶段,每个阶段题量都不小,合起来差不多两个小时。

宁意卿过来的时候,顾唯一刚刚进考场,他只能在外面等着。

顾唯一并不知道宁意卿在外面等她,她做事一向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所以在她决定参加这一次的英语比赛之后,她就全力以赴,这段时间她忙得不可开交,甚至都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她和宁意卿之间的事情。

初赛的题型不是太难,却也不算容易,考试的内容是分层次的,按一定的比便分布着,这样的题型,更能把参加比赛的学生水平完整的展现出来。

这些题还难不到顾唯一,只是这种考试是面向全国的,她也毕竟捡起书来学习的时间还短,学习的任务又很重,精力有些分散,所以她不会狂妄的觉得她能在全国这么多优秀的大学生里拔得头筹。

现在的她,只需要能进入初赛就好,不要求有太好的名次。

姿容清秀16岁房内女孩清晨写真

宁意卿无论是外形还是气质都极为出众,他在外面等顾唯一的时候,只是坐在外面的廊椅上,就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好些从他身边经过的女生不时拿眼睛看他,胆小一点的看他一眼觉得不好意思,红着脸走了,胆大一点的则是看了又看,心里雀跃,甚至还有人上前去搭讪。

宁意卿不厌其烦,周身寒意浓烈,却也挡不住那些女生的围观。

他是真的很想动手揍人,但是却又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对着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出手,只能在心里感叹现在的女生胆子都太大了。

顾唯一认真考完后,刚走出她考试的教室,就看见程素素含笑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在说些什么。

她对程素素兴趣不大,只是她要离考场,那里是必经之路,于是她无比淡定地走了过去。

程素素也发现了她,见她过来微微一笑:“唯一,考得怎么样?”

顾唯一最讨厌程素素露出微笑的样子,那笑容实在是太假,而她也太清楚程素素对她恨之入骨的心情,她连敷衍都懒得敷衍,只说了一句话就让程素素脸上的假笑凝固:“比好。”

程素素此时是真的恨不得给顾唯一一巴掌,她就没有见过比顾唯一更让人讨厌的人!

难道顾唯一就不能出于礼貌随口说几句谦虚的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