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什么虑,做得小心点没鬼知道,它就是要传也要讲究证据,况且不是让他们立即复活,有时间缓冲,足够想好怎么安排,阴神要怪罪就推给我好了,你们欠我人情是迫不得已。”

张天流的感情牌直白难令人共鸣,可心底在不同意,事还是要做,不然这人情会成为他们心底的疙瘩。

“好吧,这事交给我吧,告诉时间地点就行。”一名老阴判张口接下重任。

张天流一路跟随,找到他要复活的阴魂,让老阴判暂时保管,等他回头在阳间忙完事,再逐一让他们复生。

等张天流回到阳间时,已经过去了三天。

事情已风平浪静,符文大陆迎来了新的重建。

这些跟张天流似乎没了关系,他逐一找到因元霜受牵连的昏死之人,这些人只是重度昏迷,好比植物人,不是真的丧命,只要召回阳魂,引渡阴魂,跟睡一觉没区别。

这种收尾工作,张天流应该是很讨厌的,但真去做了后,他内心反而更加平静。

在北郡足足逛了一个多月,等张天流回到凤旗林口,这里是一如往昔。

王乞回到杂货铺,雾山酒庄又开了张,小门诊门口大排长龙,凤旗会馆也再度热闹起来,这些避难的人都回来了。

张天流跟王乞买了两箱烟,没听王乞几句唠叨,回了小木屋。

日子如常,好像曾经什么都没发生过。

粉嫩私房女仆装少女清新如阳明媚写真

只是北陇国真的完了!

北郡独立了,掌控凡间势力的正是邱方同,可有几人知道这根本不是他梦寐以求的,因为他只是一个傀儡!

普通人眼里高高在上,修士眼里土鸡瓦犬。

他想真正掌控命运已是不可能,普通人的生命太脆弱,时间太短,不论他从哪条路踏入修行行列,这辈子也不会有多大成就,他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后辈,一代代在修炼界摸爬滚打,积累足够实力,名正言顺的做一国之主。

虽然,他似乎也发现后辈真有这样的实力时,他还看得上这一亩三分地吗?

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这样的后人庇佑,子子孙孙才能活得踏实!

北郡国号为安,说到底,邱方同是安沱镇人!

北安立国第一件事,就是规划,将小小北郡分割成十几块,而凤旗林口也被命名成凤旗镇。

不仅安置衙门,还安置符文殿,但却不敢插手这里的事!只是象征意义的一个摆设,不过倒是能处理一下民怨纠纷,特别是有了符文殿,会馆的符文师能更方便申请专利。

符语学引来更多符文师,外来的修士也都选择在这里落脚,凤旗镇越来越热闹,反而是凤旗林口安静了少许。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多了,以前的会馆就嫌小了,王乞在十字路口搭了一间更大的,原来的只接待精英。

这样一分,效果确实好了许多,不再会有那些什么都不懂,就跑过来叽叽喳喳质疑符语的人,如今都跑大会馆去了,小会馆是颇有名望的符文师,而且对符语研究也有了许多心得,交流起来更受益更多。

如今的符文大陆也只有凤旗镇在延续符文研究,其余地方或多或少都带着一点修炼界的俗气。

大陆目前百废待兴,邱方同在霸绝盟的帮助下不断扩张,一年内就收复了北陇国土,再持续向麾角战场进发。

麾角战场如被核弹轰炸过,不适合人居住,普通人是搞不定了,只有依赖霸绝盟慢慢净化空气泥土,这也是围绕麾角战场各方势力都在努力做的事,谁净化出的地盘就是谁的,文明竞争,再也不用争得头破血流。

巨骨,成了北安国标志性的骨架!

归属权明着是给了霸绝盟,但霸绝盟也没有动。

大家只以为是他们目前实力不够,炼化这么大一块骨宝,所耗费的资源是天文数字。

别人也不会来夺,要不就整个夺走,否则夺走几块,到时候还得还。

也就王乞动了心思,打算围绕巨骨建座城!

以后来这里欣赏的修士都要缴纳进城费!

这能养活多少凡人。

这个提议萧姝接纳了,钱什么的她不在乎,不过建城确实可行,将整座城都布成大阵,霸绝盟在这里的地位也能更牢固。

岁月,悄无声息的流逝,转眼十年。

骨城扩张的速度极快,如今已占据了百里方圆,这也是整个符文大陆修士数量最多的城池,大家慕名而来,到此落脚,有些一住就是年,有些来了后到现在都没离开。

也有很多海外商人来此,不是卖东西,而是买东西,昔日麾角战场的污秽之地被很好的利用上了,种植了许多专门吸收污秽之气的毒草,既能净化环境,还能大把赚钱,不用耗费人力净化污秽,简直一举两得。

“唉,这里的符语也太难学了,光从这些资料上看,根本就看不懂啊,有没有更简单易懂的?”

“这个啊,那你先从符文开始学吧,看完基础篇你才能看懂点。”

“那个玩意可没兴趣,所用材料五花八门,明明能灵力凝结,非要整这些乱七八糟的,不是为难人吗。”

“你这种心思不适合学符语。”

“可是它赚钱啊!”

“这个……倒是不假。”

这十年来,符语终于成了新体系,但确实是重新崛起,只因落寞得太久,人都遗忘了才当成新的。

如今那些腰间,挂着瓶瓶罐罐,里面装满五颜六色材料,他们身份可不是带作料的厨师,而是符语师。

不是人人都能像张天流那般随手编写符语,他们需要运用腰间瓶子中的自制材料,反正又不是战斗,不需要写太快,带着材料主要是帮人书写他们得意的符语杰作,例如给房屋书写一片和气符语,主要作用是让人回家时能心平气和,一扫在外的烦恼与疲惫,说白了就是一种静心咒的演化版本。

而静心咒是需要念的,或制作符箓贴身收藏,但奇效很短,少则一年,多则三年就会失去功效,再好点的普通人岂能买得起。

和气符语不同,房子不塌家里就有和气,不仅普通人喜欢,连许多修士也找符语师帮忙在自己的住宅,洞府,乃至门派刻上和气符语。

和气是如今很基础的符语,只要练好刻纹手艺,学会材料制作搭配谁都能写,但只是看似简单罢了,真做起来连修士都感觉繁琐,即使能掌握也不屑去研究,因为它着重服务普通家庭。

厉害点符语师就不同了,他们能辅助修炼界的炼器师,在他们炼制的兵器与法宝上留下符语。

这种符语兵器法宝,威力比没有符语的强出一到五成,有甚者能提升一倍威力,即使没有器灵也能自主吸纳天地元气,时刻温养,宛若灵宝!

当然价格也会贵出不少!

即使如此,依然有大批人购买。

使得许多炼器师想寻找一名能跟自己有默契的符语师长期合作,相互提高,奈何,厉害的符语师太稀有,之前的合作也只是练手艺与实验,得到成果后立刻继续专研符语,无法自拔,让他们浪费时间当匠人,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技术。

因为这批人,都是昔日的符文大师乃至宗师级人物,他们的技术要普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反正他们是不走了,他们要走在最前面,在有限的时间里学得更多,留下更多。

符语很浩海,学得越多,越觉得自己无知。

不仅这些符语师如此认为,张天流也是一样!

Related Posts

新草莓app官网

oner登蘑菇街app开屏

大香蕉涩涩爱app免费下载

富二代短视频appf2免费

小蝌蚪app无限观看污茄子大全

草莓视频app最新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