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们小心点!”

   林曦月等人距离声音的地方越来越快,老远地,就能看到天星月背对着林曦月几人站在旁边,嘴里不停地叫嚣着,“你能小心点,不要弄坏了它的皮毛,本公主要用的!”

   几人目光齐齐朝着前方望去,却见两道黑色的身影,和一个庞大的白色猿猴的身形。

   林曦月几人又是向前走了几步,视野豁然开朗,那两道赫然就是李景殇和牧音,地上还躺着两个黑色的人影,两人是林曦月见过的,都是李景殇身边的人。

   白臂猿的气势汹汹,身体强健,两人高的高度显得两人都是有些渺小,和牧音、李景殇二人硬碰硬对上,霎时间就是处在了下风。

   听着天星月的声音,李景殇眼底已经是无尽的不耐烦,却是咬咬牙,一句话都不说,狼狈地抵挡住白臂猿的一击,就是蓦然间喷出一口鲜血。

   李景殇这边已经吃了亏,剩下牧音一人单独抵挡,瞬间,牧音就是处在了孤立无援的地步。

   他修长的手指执着碧色长箫,唇微动,一阵如同流水一般清晰而出的清脆乐声响起。

   天地如同蒙上了一层白色的烟雾,迷迷蒙蒙,不知是在幻境还是在现实中,而白臂猿的一双黑色的瞳孔里,也仿佛蒙上了一层白色的薄雾。

   眼神游离,牧音见机,一双谨慎的双眸便是朝着李景殇望去。

   李景殇接到了眼神,让眸子里带着些许的邪气,便是敛下,看着已经背过身去,眼神也是谨慎的放在白臂猿身上的牧音,他嘴角邪邪一勾,鼻子里发出道闷哼,手上的战力就是倾泻而出。

   望着眼前的一幕,林曦月一双眸子深深一凝,眉头微皱,脚下步伐加快,几乎是下一秒,就直接穿过了天星月的身旁,处在了牧音的身后,李景殇的前方。

   气质清纯白净雨天美女图片

   眼看着李景山的手就要落下,林曦月一双冰冷的眸子眯了眯,眉头轻轻一挑,“你要做什么?”

   “林……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景殇一双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又是一抹狼狈,慌忙掩饰眼里的诡计,手也是连忙落下。

   听见了林曦月的声音,牧音蓦然转过头来,眼前的少女突然间出现,牧音墨蓝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欣喜,“林曦月!”

   看着林曦月一脸警惕的看下李景殇,心里顿时就大致猜到了许多东西,眼睛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两个同伴,便是咬牙切齿,“李景殇,你居然拿我的人来救你自己的命!”

   “那又怎么样?”天星月声音在旁侧响起,缓缓的走到了李景殇的身旁,美眸有些谨慎地看了林曦月一眼,“不过是两个人命而已,特使哥哥的命,当然比他们的珍贵,能让他们两个救特使哥哥,已经是他们的荣幸了!”

   “你!”

   在林曦月印象里面,牧音一直都是温润如玉,清淡雅致的形象,然而,现在却也被天星月给激怒,“公主慎言!”

   天星月一双眸子冷冷一睨牧音,目光触及到了林曦月,立刻又怂了下来,脑海里回想着那时林曦月直接一只手把她给拎起来的场景,浑身不禁就是毛骨悚然。

   林曦月眸子瞧了瞧依旧目光处在呆滞当中白臂猿,便是开口,“先离开这里再说。”

   艾琳等人自然是听林曦月的话,林曦月说去哪就去哪,牧音一双带着冷意的双眸深深的看了一眼天星月,却是蓦然间转过头去,望着林曦月,“都听你的安排。”

   然而,天星月那有些尖锐的声音此刻又是蓦地想起,“离开这里?要去哪儿?你先前不是威风的吗,怎么现在就开始惦记起了我们的地图了?可真是厉害啊,我们都没说你就知道了,我们有遗址的地图?”

   地图?

   惦记她的?

   “你可拉倒吧!”艾琳实在是忍不住了,白了天星月一眼,就要说出口。

   然而,启天的声音却是蓦然间响起,“你们有地图?”

   不光是启天的问话,就连林曦月也是脸上微微带着些诧异,“我派那么多人去打探都没有打探到地图的下落,你居然能弄到?”

   看着就连林曦月眼里都是一阵诧异,天星月心里顿时升起无限的自豪感,一张尖尖的下巴高高抬起,眸子里带着些许傲慢,冷冷一笑,“林曦月,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就算本事再大,哪有本公主厉害?”

   李景殇一双带着邪气的眸子在林曦月脸上来回打量着,微微皱起的眉头又缓缓的松开,接连在几人脸上打量着,从林曦月转到红颜,红颜过后又是苏小小,依次打量着,最后便是来到了艾琳的脸上。

   启天眸子凝望着艾琳,却是直接一把将艾琳公主抱在了怀里,声音淡漠却是异常突兀,“生病了,多休息。”

   霎时间,艾琳早就已经忘记了地图的事情,只是一双眼睛真的老大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打,惊愕的盯住了启天,一双手无处安放,最后干脆用手捂住了差点就掉在了地上的嘴。

   看着艾琳的模样,天星月就是冷冷一哼,双手抱胸,下巴高高抬起,“特使哥哥,我们赶紧走,不要跟他们一起,他们想要蹭我们的地图,才没有那么好的事!”

   李景殇一双邪气的眼睛又是在林曦月等人身上扫视了一番,然而却没有一点头绪,可是他总觉得,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

   “既然如此,公主殿下就请离去吧,本太子,也不希望与你们同行。”

   牧音脸上带着一层薄怒,很显然,对于他的同伴之死,他是很难以接受,尤其是,他同伴还不是死在魔兽手上,而是死在了某些肮脏之人手上!

   “呵,还在这里说大话,我们可是有地图的,你们又没有,嚣张个什么劲!”天星月一听着牧音的话,心里便是一阵火大,明明就是一个很通俗易懂的道理,怎么牧音就是不理解呢?

   “你以为本公主希望你们跟着我们一起吗?地图的作用现在可是救命的,你们没有意味着什么?你们自己知道?居然还敢这样对我说话!”

   李景殇一双眼睛微微眯了眯,眉头舒展开,便是唇畔勾起一抹邪异的微笑,“既然你们想跟着,那就一起跟着吧。”